德安县人民政府网站欢迎您!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欢迎访问德安县人民政府网站!竭诚为您服务!

当前位置: 政府网站 >>  招商引资 >>  发展论坛

微小说《同学聚会》

德安县委、县政府门户网站  发布日期:2017-03-16  浏览次数:

工业园  黄蓓

作为下周六同学聚会的总牵头,班长虎子在江北商务大学的人力资源3班的微信群里发了一条微信:“考虑到大家平时都吃厌了高级酒店的大鱼大肉,下周六的同学聚会我带大家到宏平县园花乡桂田村去吃农家菜。聚会费用每人600元,大家微信支付我即可。待聚会完毕,我会将此次聚会的费用明细发到群里。”
    时间梭一般的飞过,转眼间就到了聚会时间。春日里的天气总是极好的,不燥热也不寒凉,适合出游踏青。聚会这天,虎子早早就爬起了床,同他在长途汽车站租赁的大巴车一起在指定的路口等待着同学们的到来……

金灿灿的太阳热情地挥动着翅膀,在蓝天与白云之间缓缓升起。在暖阳的照耀下,同学们陆续上了车……..
    大巴车呼呼呼地行驶在乡村间的泊油马路上。窗外,一棵棵郁郁葱葱的树木高高地站立着,一座座青山蜿蜒起伏,一片片金黄色的油菜花整齐得排列在田地里。杏树、梨树、桃树都开满了花儿。小草也露出了甜蜜的微笑,伴随着春风拂面轻盈地舞动在田野里……

在江北商务大学担任人力资源专业老师的袁清清该算是当年人力资源3班最活跃开朗的女同学了,也是班上唯一一个留校当教师的。她从座位上蹦起来高喊:“天哪!农村太美了!我好激动啊。我今天还特意带了小提琴来,我要将我浪漫的情怀洒给土地。我将步踩着金黄稻浪,脚跳着华尔兹舞曲,手拉着美妙的《春之歌》。这之后,我还要坐在青青的草地上,细细品味农家高山野茶的香味,静心倾听着春风的声音。这样的我,一定是一幅自然、唯美、和谐的田园风景画了。兄弟们姐妹们要多帮我拍些照片啊,我要发朋友圈的嘞!”

此刻,大巴车上坐在袁清清后一排的詹文略有些不高兴了……当年,詹文和袁清清是同桌,大学里追求了袁清清三年,但因袁清清父母坚决反对而未果,心里多多少少有些委屈,虽说他现在已是江北银行副行长,事业也顺利家庭也美满,但是面对袁清清,詹文的心里始终有个结。他撇了袁清清一眼,说道:“袁老师,你还真以为你是当年的人力资源一枝花啊!咱都是四十多岁的老同志了,你还臭美哪!你发朋友圈可以,但千万别发咱同学群里,要不然我那个护士老婆又该吃醋了,她要是给我打一针,我还真吃不消!”

哈哈哈哈,同学们都笑了起来。

乡村的田园美不用问自然是极好的,山川、河流、草地、炊烟,那都是城市不能及的。比起城市的追追赶赶,同学们都计划在这里放慢脚步。不知不觉中,经过了白毛乡集镇后,大巴车穿过了一个长长的隧道,拐了个铺满了石子路的大弯后便开始往园花乡方向驶去,园花乡是宏平县最偏远的乡镇,地势高,全是蜿蜒陡峭的山路。大巴在颠簸的山路上盘旋……

在省科研所工作的林峰对着虎子大喊到:“你这个虎子,自从考上了乡镇公务员就满身乡土气息,聚会还要带着我们往这么遥远的乡下跑。哎!”
    在宏平县工业园区开服装厂的陈一行皱着眉头说道:“虎子啊,你这个乡长真是够小气的啊!新闻上都报道了你工作的白毛乡被选入了旅游名乡,有美丽的云湖,还有樱花基地。难得周末的同学聚会你居然都不带我们去你工作的乡镇玩。遇上了八项规定你就怕了啊?咱们同学也都是每人实实在在交了600元啊!平时我们同学都忙自己的事,还真不会到你工作的白毛乡去给你添麻烦。带我们跑到海拔那么高的园花乡去干啥呀?又高又远又偏僻,都是盘山陡峭的路,我真是服了你啦!”

“就是啊!搞不清楚虎子的葫芦里卖得什么药?哎,这年头啊,哲学就是废话,相声就是对骂,尊敬等同于害怕,好男人就是房大,开会全是假话,吃饭只说笑话,报告都是套话,百姓全是谩骂。唉,我从小在白毛乡长大,好歹虎子也是我的父母官哦,我哪里敢说父母官小气噻。还不是虎子说去哪就去哪喽!”坐在最前排的孙良庆叹气地说道。
    坐在车里最后一排的沈强偷偷地小声和坐在旁边的李凤颖说:“你说这个虎子,每人600元把我们带到这穷山沟,能消费得了多少啊?没有土特产超市。连个唱歌的KTV也没有。搞什么名堂?不会是想赚我们聚会的钱吧?”
    李凤颖气愤地同沈强说道:“虎子他还真以为他自己当了点小官了不起了吧?我们建筑设计院的工作节奏是“5+2”、“白+黑”,我是每天单位家庭两点一线,就从来没出过远门。我好不容易和老公协商好,让他周末在家带二宝,我出来和同学聚会。假如虎子要真想赚我们聚会的钱,我一定和他绝交!我今天倒要看看他到底是要把我们的聚会钱用哪里去!”
    坐在李凤颖前排的聂子涵说:“你们就不理解虎子的良苦用心。园花乡虽然海拔高,但是那里的红辣椒酱可是出了名的绿色有机食品。我们可以去那里的农家买些当地老百姓自己磨的红辣椒酱,对我们女同志来说可是美容养颜啊。”
    坐在聂子涵旁边的尤扬富说:“子涵说得对!越是高山上的食品才越安全!山上的野菜全都是纯天然食品。班长是想带我们吃最健康的绿色食品。你们都太没有政治觉悟。我就听班长的,班长说去哪就去哪里。这次聚会班长是总指挥,你们不听总指挥的呀?跟着班长走,还怕走丢了?别再一个个胡乱叽叽喳喳的啊。这窗外的风景多好啊!”
    张摩纳推开车窗说道:“风景?现在的窗外全是一片迷迷糊糊的白雾好吧?扬富同学,你在大学里就喜欢拍虎子马屁。呵呵。你今天是马屁拍到马蹄上了吧?你看看,这云里雾里的。什么时候才能到啊?”

虎子说:“大家不急哈。快了,快了,要不我给大家唱首歌吧?就唱朴树的《平凡之路吧》?”

“喔….喔…喔!麦霸班长要唱歌喽!”同学们全都拍手叫好。

   “徘徊着的在路上的

你要走吗

易碎的骄傲着

那也曾是我的模样

沸腾着的不安着的

你要去哪

谜一样的沉默着的

故事你真的在听吗

我曾经跨过山和大海

也穿过人山人海

我曾经拥有着的一切

转眼都飘散如烟

我曾经失落失望失掉所有方向

直到看见平凡才是唯一的答案……

” 虎子愉快地清唱着歌。同学们也陶醉在虎子的歌声中……
    又经过了两个多小时的颠簸,大巴车终于停了下来。大巴停在了桂田村的村部门口,同学们也陆续走下车来……
    迎面而来的是一个个头不高的男子,约摸五六十岁,脸上的皮肤如同旧皮包那样黝黑无光,脸颊两旁的高颧骨像旧皮包里塞满了硬石块支楞出来,配合着低矮的鼻梁,正好把一幅大黑框眼镜架住。鼻梁下的胡须乱蓬蓬的,像秋冬季节原野上一把枯萎的野草。他黝黑的脸庞露出了黄白色的参差不齐的牙齿,正笑嘻嘻地看着同学们,嘴里乐呵呵地说道:“欢迎欢迎啊。欢迎乡长的同学啊。”接着,他递给虎子一张单子。
    虎子说:“同学们,这位是桂田村的村支部书记刘书记,他在村里工作了30多年了,对村里的情况十分熟悉。桂田村是宏平县最贫困的村。我手里的这张单子是桂田村失去父母的孤儿的名字。他们的父母要不就是离婚了不要他们,要不就是病死了的。这些孩子和一般的留守儿童还不一样。一般的留守儿童是父母在大城市里打工,虽然留守但还能经常和父母通电话,过年也可以看到自己的父母。而这些孤儿是没有父母或根本就看不到自己的父母。虽然这些可怜的孤儿在村里或乡里读书的学费都是全免的,但是!他们吃的是咸菜,住的是危房,穿的是破衣,去乡里的中学上课也只能是徒步穿过陡峭的山路。他们没有书包和文具,没有学习资料,没有手机,没有电视……他们连一顿饭都吃不饱,他们还能拥有什么?!各位同学,我们在大酒店吃一餐要上千块,假如我们把钱用在救济这些孤儿,600元可以成为他们半年的伙食费,600元可以为他们添置几床厚实的棉被,600元可以帮助他们购买学习用品……你们觉得呢?……我还记得,我们人力资源班是当时大学的优秀班集体。今天来的同学里,有王大宝那样的亿元房地产老总,也有徐鸿盛那样的在省人事厅工作的领导、处长,还有闵小童这样优秀的博士生导师……我呢,毕业后考了乡镇公务员,日子也过得去。但是!同学们,我们真的有觉得自己很幸福吗?我们真的有过发自内心的快乐吗?……我记得去年的同学聚会上,游亮同学抱怨老婆管太严没有一点自由权,蔡米同学抱怨官场太黑暗、在机关工作20年都提拔不成还只是个一般干部,黄晶同学抱怨当医生太累还总是被病人举报诬陷说态度不好、感觉自己委屈一堆,陈燕燕同学抱怨婆婆非逼她生二胎,罗元良同学抱怨开饭店生意难做,赊账多,结账难,江盼盼同学抱怨丈夫在家游手好闲、什么家务都不做,陈一浩同学抱怨岳父太抠门不把公司股权给他,邹米妮同学抱怨婆婆太懒不帮她带孩子……大家接二连三地都是抱怨的声音,就连到KTV点歌,唱的都是《男人就是累》。的确,城市的步伐越来越快,大家都累。但,累了就该抱怨吗??我们已经生活在了没有硝烟没有战争的和平年代,我们还有什么资格抱怨?等下大伙儿都看看我手里的这些名单吧!这是一群孤苦伶仃的孤儿啊,他们是不是该抱怨出生的不公平呢?是不是该抱怨这个不平等的世界呢?待会儿刘书记会带咱们到他们家里去现场看一看。除了这些孤儿家,刘书记说还有几家重度贫困户,也叫特困户,咱们如果时间充足也去看一看吧。看了你们就懂了。”
     离桂田村部不远的上空升起了袅袅炊烟,好像一个身穿白纱的少女在翩翩起舞,在阳光的照耀下婀娜多姿。在刘书记的带领下,同学们跟着来到了一个破瓦屋,屋里黑乎乎的,没有灯,只有几根白色的蜡烛点在四不平八不稳的破了腿的四方桌上,在微弱的烛光下,桌上的白米泡饭显得格外明亮。屋子内还有一个房间,从房间里跑出来一个小女孩,她看起来6岁左右,身体瘦得很,好像骨头比肉多。黄黄的头发间扎着一个小辫,一件破旧的绿色军服垂到膝前,一双与身高极不相称的大脚丫子,勾着比脚还大的黑色大拖鞋。看见同学们进屋,她两眼乐呵呵得眯成一条缝,朝同学们笑着打招呼说:“叔叔阿姨好。”
    最先蹲下来和小女孩说话的是闵小童,她从包里拿出一张笔和纸,把自己的手机号码写在了上面递给了这个小女孩,并温柔地问到:“孩子,这是我的手机号,你可以打我这个电话,你家里没有电话那就叫村里刘书记帮你打。我是一名大学教师,我很愿意把你接到我家去生活,你愿意吗?孩子,你家除了你,还有其他人吗?”
    小女孩双眼眨动起来,目光中夹杂着几分天真,她对闵小童说:“阿姨,我家里还有奶奶。奶奶她病了,躺在房间里的。”
    袁清清一脸难过且惊讶地表情问道:“孩子啊,你和奶奶就只吃这个白米泡饭吗?没有菜吗?”
    小女孩兴冲冲地蹬蹬蹬地跑进房间里拿出来一瓶红辣椒酱递给我们,乐呵呵得说到:“这就是菜,红辣椒酱,不辣的,很甜哦,是奶奶菜地里种的辣椒。”
    在江北开饭店的罗元良是第一时间控制不住眼泪的大男人,他像个小闺女一样泪汪汪地说到:“太触动心灵了!平时我饭店的菜都是倒啊倒啊倒啊,婚宴酒席上的菜都是浪费呀浪费………”,说完,罗元良立即从口袋里拿出了500元,蹲下身将500元递给小女孩,并说道:“孩子啊,你拿着,去乡里的集镇上买点肉吧。”
    起身后,罗元良拍着虎子的肩膀说道:“虎子,够哥们。谢谢你带我来这。”

袁清清把带来的小提琴送给了小女孩。她将女孩温柔地抱起,并说道:“孩子,想学音乐吗?这个小提琴送给你作为见面礼。不过,你一定要自己试着先练习哦。我下个月再来看你,我想教你拉琴。”
    徐鸿盛把刘书记拉到了一边,说道:“刘书记啊,对于这些孤儿你们当地政府有计划打算帮扶吗?采取怎样的方式帮扶呢?我是省人事厅的。我们省人事厅每年都挂点了帮扶村。回去后,我会和省厅主要领导汇报一下你村里的情况,看能不能再到桂田村来设个帮扶点。不过,我也不能保证厅里主要领导一定同意挂点帮扶你们村。所以,我留个电话给你,你可以带上村里的有关材料到省厅来找我。”
    刘书记激动的说:“谢谢领导,谢谢同学们。园花乡政府对我们村也是很关心的,去年投资建了农家书屋,园花乡中小学校里面的硬件投资和绿化等也逐年跟上了,还增设了多媒体教室。宏平县人民政府每年也从财政拿出一部分钱帮扶孤儿,还有关工委领导上个星期买了些书包和文具来这里走访了孤儿,还有县水务局和扶贫办都在为我们这个贫困村争取省市的项目资金。明年乡政府还打算在这里建设新农村。上个月乡里让我们村里把危房改造名单报上去,所以该改造的危房马上也都要慢慢改造了。我们村里7岁以下的孤儿跟着爷爷奶奶生活普遍还都能无忧无虑地生活,年龄超过14岁的大一点的孩子一般就都外出打工去了,就是7岁到13岁之间的孩子得抑郁和自闭等心理疾病的多,这个年龄段的孩子最需要社会关爱了,失去父母对他们来说打击很大。”

“是啊, 7岁到13岁之间的孩子正是青春发育期,也是健康心理的重要塑造期。近期我们市医院将派我到省一附院进修职业心理学,假如可以的话,我愿意每个周末来这里陪孩子们玩游戏,给孩子补习功课,帮助孩子克服抑郁的心理。”在江北市人民医院担任心理医生的黄晶说道。

李凤颖看着刘书记说道:“刘书记,你们村的新农村建设和危房改造,我能出一份力吗?宏平县很多楼房的建筑设计都是我这里设计的。刘书记如果来找我设计新农村建设或危房改造,我不收设计费,免费帮村里设计。”

就在这时,王大宝站出来说道:“我捐20万给园花学校,让学校给这些个孤儿建个宿舍楼,没有亲人不要紧,有国家,有学校,有老师。”

詹文也站了出来说道:“我捐3万给村里买体育用品,买篮球架吧,要让孩子们多参加体育活动,给孩子一片喜悦的天地。”

陈一行大声说道:“我的服装厂以后就给这些孤儿免费提供衣服。”
    说完,掌声不断。
    虎子说:“今天参加同学聚会的一共有33人,每人600元,就是19800元。这些钱,我是这样计划的,桂田村的孤儿有12个,每个孤儿的家庭给1000元,就是12000元。特困户有9户,每户给800元,就是7200元,剩下的600元给村里的刘书记家,因为等会儿刘书记为我们安排了3桌农家饭在他自己的家里。虽然刘书记非不同意咱们付钱,但咱们不能不给呀。刘书记还给咱们每人磨了一瓶他自制的红辣椒酱。所以,最后的600元咱们就包个压岁包给刘书记的孙子。大家觉得这样安排好不好啊?”
    还没等虎子把话说完,同学们都不停地点头赞同。
    午饭过后,同学们执意还要多走几户特困户。在刘书记的带领下,穿过贫瘠的黄土地,不远处一个被黄土涂层包裹过的干瘪的黄土小屋走进了同学们的眼帘。刘书记告诉同学们说:“这家是村里最困难的特困户,户主叫石头,45岁了还没有成家,从小就是残疾,下半身无法正常站立起来,站着也是斜着侧着的,他在小时候高烧烧坏过脑子,所以样子看起来也有点儿傻,嘴巴也不灵活,不怎么张口说话,半聋半哑的状态,但他可是个大孝子啊,这么多年来,他母亲瘫痪在床上,都是他一个人照顾啊。”
    说完,刘书记先一个人快步走进了黄土小屋…… “屋里有人吗?石头在家吗?”刘书记问道。
    从屋里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谁啊?”
   “石头娘啊,我啊,老刘啊。”刘书记说道。
    同学们也陆续走进了这个黄土小屋,屋顶漏水,滴滴答答敲打着小屋的地面。屋里除了一张旧木头打制的床以外,再没有其他家具了,这床也很特别,是上下铺的木头床,上铺是一床旧旧的绿色的军用被,下铺上正躺着一个瘦弱的老人,白花的头发还扎了个辫子。老人看见了刘书记和同学们,赶忙侧起身,说道:“对不起,昨天刚下雨,屋里滴水,又没有凳子给你们坐。石头去地里挖红薯了,马上就回来……”
    阴暗潮湿的屋里一股浓烈的中药味极度刺鼻……沿着味道望去,屋子的左上角搭了个破炉灶,炉灶上棕色的瓦罐上的白色盖子上的小洞噗噗噗地冒着白烟……
    刘书记对着石头娘微笑说道:“石头娘啊,石头又在给你熬中药吧?你看,这些都是城里来的好人啊,给你家送温暖来了啊。”
    石头娘伸出了手紧握着刘书记说:“感谢党啊,感谢村里啊,感谢书记啊,我儿子石头可怜啊,从小残疾,45岁了,还没成家啊,我又是瘫在床上的,拖累石头了……”
    就在这时,屋里蹒跚地走进来一个人,头上戴着一顶破草帽,露在帽沿外边的头发已经全部斑白。他肩上搭着一件灰不灰、黄不黄的衬衣,手里提了几个大红薯。他脸上的皮肤又黑又亮,好像涂上了一层黑油。他的裤腿卷过了膝盖,粗糙的小腿上,布满了大大小小无数个筋疙瘩,被一条条高高鼓起的血管串连着…..

    “石头啊,你回来了啊。”刘书记说道。

石头进了屋。同学们一个个从口袋里掏出来钱塞给石头,有塞100的,有塞200的,有塞300的,也有塞500、还有塞800的……石头捧着同学们塞给他的钱目瞪口呆地望着刘书记……刘书记说:“石头啊,他们给的钱你收着吧,下次的危房改造我会重点帮扶你家里的,到时候你自己也要好好配合村里的危房改造工作啊。”

石头嘴里没有答话,但神情很激动的样子。他很急促地趴在床底下掏了半天,终于掏出了两个大玻璃罐子。他赶忙把这两个大玻璃罐递到了同学们面前,口里慢吞吞吐出来两个字:“蜂……蜜……”
    刘书记对着虎子说:“乡长啊,你让同学们收下吧,这是土蜂蜜。是石头的心意。”
    虎子接过蜂蜜,对着石头说:“谢谢你。你的孝心感动了我们,请相信明天会更美好……”说完,虎子便和同学们一起离开了石头家……

“这些个家庭,真是可怜啊。”同学们嘴里个个不停地念叨……

走过了一片绿葱葱的竹林后,游亮把嘴凑到虎子耳边问道:“虎子啊,什么时候能回去呀?都下午5点了。我老婆打了N个电话催我早点回家啊。”

虎子转过身对刘书记说:“刘书记,已经是下午5点了,咱们同学也要回去了,我们要和您道别了。”

有一种目光,总是在分别时,才看见是眷恋……刘书记呆望着同学们,很依依不舍地说道:“乡长的同学们啊,大家今天都很累了,还是先到我家喝口茶再下山吧!刚好,你们的大巴车也是停在我家附近的。”

黄昏中,同学们默默跟在刘书记和虎子身后,走过了一片又一片的田地,田地里一行行排列整齐的蔬菜向同学们愉快地招手。蔬菜也是花样丰富的,有辣椒、青菜、萝卜、油菜、豌豆、罗汉豆等等。远处望去,还有一亩亩水田,隐约可以看见一些农民们正在水田里劳作,一排排秧苗随着微风慢慢飘拂,温柔的夕阳下,同学们的闲话家常,绘成了一幅美丽的田园画。
     到了刘书记家,乘着同学们坐下来喝茶的时候,虎子偷偷将蜂蜜放到了刘书记家的厨房里……

与刘书记挥手告别后,同学们也陆续再次坐上了返城的大巴车……
     林峰说:“今天是我人生中唯一一次下乡村,也是最有意义的一次下乡村。虎子今天给我上了宝贵的一课,今天很珍贵!作为长期在大学实验室里搞食品研究的我,要更加艰苦努力地把每个科研项目奋斗到底。”
   “大山上的空气可真好啊!”张摩纳坐在车里推开了车窗,深深吸了一口山间的空气,开心地说道。
    “虎子,你今天带我们做了件特别有意义的事情,谢谢你。”沈强一脸敬佩的神情看着虎子说道。
    孙良庆说:“虎子班长,我真心佩服你!感谢你!今天我很受启发,我对人生又有了新的定义。”
    尤扬富说:“班长,你要多组织这样的活动才好啊。” 
    聂子涵说:“这辣椒酱我都不舍得吃了……我以后也不舍得乱花钱了,我要多做帮助别人且有意义的事。”
    虎子很感激地看着同学们说道:“开始我隐瞒了大家,也是担心我的计划实现不了。今天太谢谢大家。说心里话,我在乡镇工作了18年,感触太深了。生命短暂,我们都要好好珍惜我们现在的美好生活。社会上的弱势群体真的很需要我们去关爱。我们已经很幸福了,就比如我自己吧,工资基本不动,因为吃饭吃单位食堂,今天身上这衣服也是单位工会搞活动发的运动服,鞋子是女儿用奖学金给我买的,在县城的家楼下吃个早餐还总被邻居抢着付钱。出差招商跑项目,火车票也是单位报销。这样的生活缺什么呢?我总是在不停地问自己。我觉得自己就缺关爱他人的行动。假如我们每个人都把自己的月工资的百分之一或百分之零点一给捐出去,捐给希望工程,捐给贫困户,捐给残疾家庭,捐给特困学生……那么,还会有那么多吃不起饭的家庭吗?还会有那么多读不起大学的孩子吗?肯定就不会了。我希望社会上有更多的人能够感受到人间的温暖……”

伴随着崎岖的山路十八弯,大巴车在大山间绕山行驶着。路沿边挺拔又光秃的树干伸入天际,盘绕交织的树根紧紧地抓住着大地,展示着一种坚韧与自信……

大巴车司机突然按了几下音乐按钮,车喇叭里放出来一首耳熟能详的歌曲——《爱的奉献》,同学们不约而同地齐声唱着: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爱,世界将变成美好的人间……

责任编辑:管理员